最强高手在花都
最强高手在花都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妖孽狂兵
花都妖孽狂兵
006中文网 > 女生小说 > 萌主造星记 > 第21章
    方誉这次倒真没说大话,彻彻底底地帮秦可萌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外头的鸡才打过鸣,一阵惨叫划破长空,扰人清梦。

    秦三耀醒来便浑身瘙痒,疼痛难当,等众人赶到时,那张原本还算清秀的脸肿得连他老子都认不出了,见他一身红疹,几个胆小的还以为是什么会传染的恶疾,避而远之。直到请了郎中来看,道是因季节交替引发的荨麻疹,服药修养几日便会痊愈,众人才松了气。

    秦可萌站在窗外头往里偷瞄,见那“庸医”开了药方子,随口几句话,就让大家深信不疑,心道这年头行医倒是容易,靠着点微末伎俩,说点胡话,就能把那些无知的患者家属给打发了。目光一转,又落在脸肿得似猪头,疼的嗷嗷大叫的少年身上,不禁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“看戏”看得正入迷,身旁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抹身影,少年双臂环胸,唇角带笑:“怎么样,这次为夫办事,可让娘子满意?”

    方誉这小子油嘴滑舌惯了,还真是没皮没脸的,一口一个娘子的叫她,起初她还不习惯,现在却是懒得反驳,沉吟半晌,抬头问道:“我倒是好奇,你给他下了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早年跑江湖时,救了个西域商人,为报答恩情,对方赠了我一些稀奇古怪的西域药粉,给你家小弟下的叫做痒痒粉,服用者疼痒难忍,但不会伤及性命,症状与荨麻疹极其相似,很难辨出是中毒所致。”

    “好东西啊,还有不?”

    见对方眨巴着眼睛,满脸期待地看自己,方誉挑眉:“有啊!想要?”

    秦可萌点头,身在江湖,多点东西防身总是好的。尤其像她这种花拳绣腿的,遇上危险指不定还能靠这些保命。

    “五十两!一手交钱一手交货!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这个奸商,不过一个药粉,你要五十两!你怎么不去抢啊!”

    方誉据理力争道:“这是西域进贡的,你不信可以去打听,江湖城没有一个店铺有这玩意儿!”

    进口货啊!价格贵点倒是情理之中,秦可萌嘿嘿一笑,底气不足道:“那个……那能分期付款吗?”五十两可不是个小数目,一时半会儿也凑不出来。

    方誉心里思量了会,觉得这笔买卖若是答应八成还是他亏,之前阴沟里翻船,这次他才不干,二话不说就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秦可萌急了,追上去就道:“今晚给你加餐,有肉!”

    不沾荤腥几日,听到有肉,方誉眸子一亮,心中有些犹豫:“那我考虑考虑!”

    转而又觉得哪里不对,问道:“你哪里来的肉?”丐帮厨房有哪些食材他可是一清二楚的。

    秦可萌心想,秦三耀都成这样了,也没时间装傻玩王八了,到时候索性就把那个大王八一刀宰了,当下并未言明,只是含糊道:“总之包你满意!”

    听到外头的交谈声,秦大牛从房里出来,便见小两口一路打闹着走远了,看在他眼里就像是打情骂俏,心里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这死气沉沉的丐帮,也该好好办一场喜事热闹热闹了。

    虽离秦可萌大婚还有一段时日,但因着礼制规矩甚是繁琐,需要提前半月就筹备起来了。秦大牛这头才琢磨完需要宴请的宾客名单,写了帖子发到各门各派,转头便喊了一帮人,着手修葺婚房,准备把秦可萌现居的小破屋改造一番,事必躬亲,忙的是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作为倒插门女婿,吃喝用度都是女方家的,方誉哪怕脸皮再厚,也知道要表现一下,于是义无反顾地投身于“装修小队”中,卖力干活。哪怕闲下来,都要跟在岳父大人屁股后面,吹嘘对方几句,拍拍马屁。

    秦可萌当然也不可能闲着,原主的娘亲死的早,娘家又没什么人,秦大牛有意让卿老三帮忙操办婚礼用品,却又怕两人因之前嫌隙,大闹一场而忧心忡忡。之前那场戏,卿老三也是被逼无奈当坏人,秦可萌心中有数,两人又都是性情直爽之人,话一说开,倒是一拍即合,十分投契。

    白日卿老三便带她去挑选婚礼用品,出发前秦大牛豪爽地把银子往桌上一拍,放下狠话。什么金银首饰、喜服喜被,但凡别人家嫁女儿该有的,他们哪怕再穷都不能落下。望着那赤裸裸的棺材本,秦可萌心中动容,不敢花钱大手脚,一路逛下来,按适中地选了几样。

    喜服倒是重头戏,卿老三拉着她挑了又挑,反倒是有些拿不定注意。

    古代婚礼襦裙做工繁复,里外三层,裙尾席地,秦可萌又不似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,平日喜欢走动,如此穿着太过束缚,行走也多有不便,况且她又向来不喜欢穿裙子,心里一动,拿了纸笔按着现代轻巧的晚礼服式样画了草图给店铺裁缝。

    店铺裁缝心想着个破乞丐能画出啥稀奇玩意儿,接过一看,当即楞了,惊奇道:“这式样倒是惊奇,我从未见过,你确定要这样改?”

    卿老三心生好奇,凑近一看,不禁感叹这个新式样可谓十分大胆,却有让人感到出其不意的地方,裙摆剪短至膝盖,繁复的大袖口收紧,通体看下来,去除原本繁复之处,更显利落轻盈。像是少了几分女儿家的矫揉做作,反多了男儿英姿飒爽之色,倒是很符合秦可萌的性格脾气。

    秦可萌点头确认,又道:“如此设计与原来相比,到节省了不少布料,店家您看这价格是不是也应该比之前便宜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头头是道,有理有据,那店家一时也无从反驳,最后认栽,便宜了她们不少银两。两人满载而归,卿老三倒是对秦可萌有些刮目相看,小丫头片子门槛贼精,脑子也灵活,倒是做生意的好手,兴许把丐帮交到她手上,真的会有奇迹。

    到晚上用完膳,卿老三便向秦可萌讲解大婚的礼仪习俗,比如行礼前日需斋戒沐浴、祭祖焚香,酒宴新娘不能抛头露面,只能呆在房中等一些列乱七八糟的规矩。秦可萌当然不可能吃这套规矩,这是她的婚礼,哪怕是和方誉的一场交易,她也想按自己的想法来办。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,不破不立,不如就从这场婚礼开始好了。

    “卿姨,之前老头说这场婚礼我有主导权,我看有些东西也是时候好好改改了!”

    卿老三看向眼前的小丫头,口气认真又严肃,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,就像是准备大刀阔斧地开辟出一片新天地似的,心中不禁有些期待对方口中的改变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