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强高手在花都
最强高手在花都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妖孽狂兵
花都妖孽狂兵
006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温暖你伤 > 第五十三章 青春奈何 十一
    人生往往有些事,不能自主。对于涓生来说,恩情胜过一切。二十七年前七月的某一天,胡妈妈清晨到公园里散步,在河边发现了一个用薄被包裹的婴儿。婴儿红色的兜肚上绣着一个清晰的“林”字,这个婴儿就是现在的涓生。胡妈妈把小涓生抱到儿童福利院,精心呵护,养育涓生到了成年。

    涓生,涓涓流水而生,这是胡妈妈给起的名字。那个红色的兜肚,涓生一直把它放在衣柜最里最底层的角落。他不愿看见这个兜肚,可也不想丢掉,因为它上面绣着一个葱绿清晰的“林”字。

    既然答应了胡妈妈和那个女孩见面,涓生当然会认真做到。这个女孩名叫舒勤,涓生和她电话联系上后,把见面的地点订在了津城人家,一个凌山很知名的饭店。

    晚上六点,女孩舒勤应约而来。一袭浅驼色的长裙,和女孩微黄的脸有些顺色。一幅度数颇深的眼镜后面,是一双略显突兀的眼睛。与涓生第一次见面,舒勤显得有些拘谨,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涓生选了一个大厅靠里一点的桌子,示意舒勤坐下。对于涓生来说,这种走形不走心的见面,实在难熬。可是又不能摆出一付拒人千里的姿态,这种欲笑还颦的感觉,真是不好拿捏。

    “你在医院工作还忙吗?”涓生无奈首先打破了僵局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里看病的人多吗?”涓生又问了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“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女孩说话真是惜字如金啊!涓生已无聊下去的兴致,赶紧叫过服务生来点菜。

    “愿意吃哪个菜,你看着点。”涓生对舒勤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点吧。”舒勤把菜单递回给涓生。涓生立马点了四样菜,这时服务生问:“先生要点些酒水吗?”涓生刚要回答,桌子对面的舒勤突然冒出一句:“来一瓶白酒就行。”

    含而不露,一鸣惊人,涓生看着舒勤,差点失声笑出来。舒勤感觉有一丝尴尬,说道:“我在家的时候,常和爸爸一起喝酒。其实只要不过量,喝点酒是很好的。酒能行气活血,开胃消食,缓解紧张,驱除疲劳。”舒勤在说话的时候,眼睛突兀得更大,真让人担心随时会掉下来。

    一会儿时间,酒菜都上齐了,既然可以做酒友,两人说话也随便些了。“你平常能喝多少酒呢?”涓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般情况下,只喝半斤,有时候高兴了,喝上一斤也没问题。”舒勤一边说着,一边饮下半杯酒。

    “海量啊,我喝半斤就道。

    “得病还分年龄吗?我们医院里多大生病的都有,有的人看着年轻力壮,其实早已百病缠身了。”舒勤十分认真地劝说着涓生。

    涓生只好把左手伸出去,舒勤三指搭上了脉门。过了一会儿,舒勤对着涓生说道:“中医有言,怒伤肝,喜伤心,忧伤肺,思伤脾,恐伤肾。你的肺脾肾都有点毛病,是不是平常思虑过多且又忧伤担心一些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好象你说的很对哎!”涓生不由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舒勤从随身带着的小皮包里,拿出了纸和笔,写下了一个中药方子,递给涓生,“这是一个星期的药,每天早晚两次,需按时服用。”

    涓生把剩余的酒倒满了舒勤的杯子。舒勤夹了两口菜,又喝下半杯。“涓生,我听说你打着两份工,又会写诗,那你一个月能收入多少呢?”兜兜转转,终于靠上了正题,可这也现实的太早了点吧!涓生真搞不懂这个奇葩的女生。

    “噢,问你收入的事,是我爸让问的。”舒勤看着涓生诧异的表情,赶紧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我收入不多,是个月光族,没车没房没存款,自己吃饱了全家不饿。”涓生很希望自己的这番话,让舒勤知难而退,放弃交往。

    “涓生,其实这个问题,要不是我爸催我,我绝对不会问。两个人在一起怎么能光看钱呢?共同奋斗得来的东西才珍贵。房子,车子,我们以后可以攒钱来买,感情才是最重要的啊。”舒勤说道这里,又喝下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从刚开始的平淡无奇,慢慢地到语出惊人,以至于后来的波澜壮阔,词出不穷,涓生真是对这个舒勤,越看越迷糊了。酒有时真是个怪异的东西,它能化腐朽为神奇,也能化寂寥为喧嚣。

    当舒勤饮下最后一口酒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。涓生打了辆出租车,把舒勤送回家后,又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市电台。

    九点一刻,涓生走进直播间,发现半夏已然到了。半夏给涓生沏了一杯茶,眼含笑意地问道:“这两天是不是玩得特开心啊?”涓生听了一愣,难道半夏知道了些什么?

    “文山花海是不是很美呢?那里的薰衣草是不是蓝紫色的呢?”半夏继续悠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去文山了?”涓生疑惑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有人跟我说,那两天忙,没时间要加班的呀!”半夏故意揶揄着涓生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是和一个朋友去的文山。因为要跟电台请假,所以也没和你说实话。你不会介意吧?”涓生有点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介意,请问跟你一起去文山的朋友,是男的还是女的呢?”半夏已下定决心,在涓生面前,不再遮掩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是女的,这个女孩叫肖冉,为了满足她想去文山看花海的心愿,我开车带她去的。”涓生这次回答地也很干脆。

    半夏还要说些什么,这时同事们渐渐地都到了。快晚上十点了,半夏情感热线节目,马上又要开播了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