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强高手在花都
最强高手在花都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妖孽狂兵
花都妖孽狂兵
006中文网 > 女生小说 > 陆先生的二婚娇妻 > 第四百六十六章 来,爸爸抱
    沈哲宇坐在乔诺对面,看着面前眼角带笑的女孩儿,他也牵了牵唇角。

    他喜欢看乔诺笑,只要乔诺开心,他做什么都愿意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突然约我出来见面了?”沈哲宇问,“要是有什么事,你给我打个电话让我去聆水居就行了。你现在得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乔诺笑了笑,“没事的,而且张嫂陪着我出来的,不过她现在去买东西了,一会儿也会跟我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了两句,乔诺就进入了正题:“哲宇,好几天没见你了,你最近怎么样?工作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沈哲宇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想,乔诺突然约他见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她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自己说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原来她居然是在问自己的情况。

    朝着乔诺露出一个笑来,沈哲宇声音轻轻:“我准备辞职,去外地。”

    跟乔诺只隔了两盆绿植的颜琳听见这话,手用力的握紧了杯子,就连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沈哲宇居然要辞职?

    前段时间乔诺消失的时候,他也好几次说过要辞职的话,但是每一次都被她给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他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了,却没想到,他居然还在想辞职的事?

    乔诺也被沈哲宇的话给意外到了,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沈哲宇却只是耸了耸肩,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苦涩起来:“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真的……我还以为这个孩子会是我的,我觉得我终于能跟你在一起了,可是原来,那一切都不过是一场笑话。”

    他靠着沙发靠背坐着,脸微仰,看起来在笑,“乔诺,我好像给你的生活添了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乔诺这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,赶忙道:“就算是那样你也不用离开江城啊,而且那些事跟你没关系,那些事针对的都是我,又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觉得很可笑。”沈哲宇垂着眸,苦笑了一声,“你能想象那种感觉吗?我以为美好的生活要开始了,却突然从云头跌落深渊,那种感觉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乔诺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她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多出色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沈哲宇不一样,从小沈哲宇的成绩就好,也会为人处世,经常都是被夸奖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在她看来,沈哲宇是很优秀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过,沈哲宇居然会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今天,沈哲宇居然还说了“从云头跌落深渊”这种话。

    那话里的意思就好像是在说,把他从云头拉进深渊的人是她一样,让她的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哲宇,其实……其实你一直都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云铮,我们不可能的。”顿了顿,她换了一个话题,“我跟云铮商量过了,等这个孩子出生了,我们准备让孩子认你做干爹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变了变:“你这个时候走,不会是想躲以后的压岁钱吧?”

    她话里带着玩笑的意味,却把沈哲宇听得一怔。

    干爹?

    陆云铮对于他的存在有多介意,他不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陆云铮居然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认他做干爹?

    过了好几秒钟,沈哲宇才缓过来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。”乔诺笑得眯了眯眼,一只手抚摸上了自己的肚子,“我还以为你会对这个孩子很好的,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小气,居然为了那点压岁钱就要跑。”

    她又叹了一口气,“算了算了,是我看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乔诺这话,听起来像是很失望似的。

    她的话音未落,沈哲宇就立刻出了声:“不走了不走了,我不走了,我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乔诺的肚子,他弯了弯唇角,“为了这个干儿子或者干女儿,我不走了。我一定好好工作,多赚点钱给孩子发压岁钱。”

    好歹这个孩子也是他真心疼爱着的,就算是当个干爹也好。

    颜琳找乔诺来劝沈哲宇,本来就是希望乔诺能劝沈哲宇回到以前的状态,好好工作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能力,董事会一直都是有目共睹的,如果不是这段时间他一直心不在焉,董事会也不会为难他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乔诺把沈哲宇劝住了,她的心里却突然有了一种失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来找乔诺之前,她也劝了沈哲宇好几次,但是沈哲宇从来都不听她的。

    要么就是根本不搭理她,要么就是冷冰冰的说这是他的事,跟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乔诺只是随便说了几句话,沈哲宇就同意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费尽了心机都做不到的事,乔诺却轻轻松松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沈哲宇的心里,乔诺比她重要了很多很多倍吧?

    不,应该说,沈哲宇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只有乔诺,一直都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尽管颜琳很早就知道这一点了,可是现在再一次得到了印证,她还是觉得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乔诺那边又出了声:“哲宇,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约你出来吗?”

    沈哲宇心情愉快的搅动着面前的咖啡,听见乔诺说话,抬眸看了看她,“不是为了劝我好好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最近的工作出了问题,你就一点儿都不好奇吗?”乔诺又问。

    沈哲宇手上匀速搅动咖啡的动作瞬间顿住。

    对啊,乔诺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乔诺不在公司工作,这几天跟他又没有联系,怎么会对他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?

    心里突然有了某种猜测,沈哲宇问:“是有人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乔诺点了点头,“是颜小姐告诉我的。颜小姐来找过我,她说希望我能劝劝你,她不想看见你在公司这么久的努力都付诸东流。”

    往前够了够身子,乔诺笑嘻嘻的说:“哲宇,颜小姐人真的不错,而且还很为你着想,你要好好把握啊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落地的那一瞬间,颜琳就感觉自己的脸好像被炉火近距离的烤着似的,烫得要命。

    乔诺这是怎么回事?她明明知道自己在这儿的,怎么还说这样的话?

    而且沈哲宇会笑她的吧?

    她这边胡思乱想着,那边的沈哲宇却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沈哲宇才出声:“我的心里,以前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见乔诺动了动唇,他怕她误会,立刻抢在她前面又说了话:“不过现在你跟陆云铮在一起了,而且陆云铮也对你很好,我也可以彻底放下了,至于颜琳……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看窗外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不是很好,窗外的天阴沉沉的,下着绵绵细雨。

    街上的行人撑着伞,三三两两的走过,组成别样的风景。

    后背靠在沙发靠背上,他垂了垂眼眸,说话的声音变得有些低:“颜琳是个好女孩,我也知道她对我好,但是我的心里没有她,最起码现在还没有,如果这种情况下跟她在一起,这对她来说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刚刚听见沈哲宇说自己名字的时候,颜琳不知道他接下来会说出什么样的话,因为紧张,用力的握住了面前的杯子,似乎想要把杯子给捏碎似的。

    现在听见了,她长出了一口气,手上的力气松开,突然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哲宇这是个什么逻辑?什么叫对她不公平?她会在乎这个?

    她只希望沈哲宇好,只希望他能多看自己两眼,如果能在一起那就最好了,不过她也不会勉强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她有一百种方法逼他跟自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陆云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,乔诺躺在沙发上吃水果,头枕着他的腿,嘴里不停咀嚼着,声音听起来愉快极了。

    陆云铮有些不满,合上书,屈起指尖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,“起来,坐着吃。”

    乔诺瞪了他一眼,又不满的撇了撇嘴,却还是很听话的用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把头靠在了陆云铮肩上,乔诺刚想看他看的是什么书,结果就听见了男人的声音:“今天去见沈哲宇了?”

    乔诺顿时垮了肩膀,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在厨房里不停忙活着的张嫂。

    张嫂真是个耳报神,什么事都跟陆云铮说。

    “张嫂告诉你的吧?”没等陆云铮回答,她就又靠在了他的肩上,“我只是听说沈哲宇最近的工作好像有点儿不顺利,所以去安慰他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陆云铮没说话,表情也没怎么变,看起来心情没受到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乔诺放心了,正好吃完了水果,她连起身都懒得起,用湿纸巾擦了擦手,双手勾住了陆云铮的脖子,“云铮,你到底什么时候把景禹接回去啊?”

    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,她看起来好像很担心似的,“要是让孩子知道他哥哥现在还天天住在酒店里,肯定会很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陆云铮瞥他一眼,“那么点儿,还没成型呢,能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乔诺就不服气了,立刻松开手,跟他拉开了一大段距离,有些嫌弃的问:“你也知道他没成型?那你每天把耳朵贴在上面听什么呢?他还能叫你一声爸爸不成?”

    陆云铮沉默了片刻,突然扬了扬眉:“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乔诺不知道他的耳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灵了,老老实实的回:“爸爸啊。”

    陆云铮立刻笑了,“闺女乖,过来爸爸抱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一边还伸手要去搂乔诺的腰。

    耍流氓耍得面不改色,半点儿也没有平时正经的样子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