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欲盖弥彰(上)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。

  006小说阅读网 无错小说阅读(www.006xs.com
  在离开延津大约四、五里后,周考见到道路两边都栽种着大片的桑林,只是这些桑树的枝条上已经连一片桑叶也没有了。透过稀疏的枝干,周考可以望见前方的弯道旁有许多人正围在一起。此时这条道上连行人都看不到几个,这令他不免有些起疑,心想:这群人聚在路边,不知道是在干嘛?
  等到他转过弯来,才看清原来是十余个男子站在一辆牛车的旁边。这些人高矮不一胖瘦不均,眼看着周考一行人过来,却又全都沉默不语。看他们所站的方位,俨然已对牛车形成了包围之势。
  周考认出其中一人正是昨日在延津渡雇车的那个中年男子,他和他的儿子此刻并肩站在车前,他的妻子和女儿还坐在车上。周考从牛车旁经过时,这一家四口也没人开口讲一句话。周考越看他们越觉得古怪,心想:这一家人莫不是遇到了麻烦?可他们又不曾向我求助,如果我毫无缘由地插手过问,会不会显得有些太过冒失了?
  婉姒和周发所乘的马车就在周考身后,也紧接着从牛车旁驶过。婉姒原本没有注意到路上的状况,但她无意中扫了一眼坐在牛车上的那对母女,发觉她们脸上都有惊恐担忧的神色。只在这一刹那间,婉姒立刻警觉起来,高喊道:“表哥,快停下!”
  周考听到婉姒的呼唤,这才勒住了马。婉姒跳下马车,大声喝问道:“你们在这里做什么?”
  那群男子见婉姒不过是个还未成年的少女,都有几分轻视之心,其中一个额头上刺着黑字的男子说道:“哪来的黄毛丫头,竟敢来管大爷的闲事?我们在这里议事,又与你何干?”
  婉姒哪里会信他的话?她问那车上的妇人道:“这位大婶,你可认识这些人吗?”那妇人轻轻摇了摇头,婉姒顿时心中雪亮,对那刺青汉子说道:“你们与这大婶素昧平生,又有什么事需要商议?分明是你们几个鼠辈欺凌弱小,意欲劫掠财物。若是识趣的,就趁早给我滚得远远的,要再让我瞧见,绝不轻饶!”
  婉姒猜得丝毫不差,这几个围着牛车的男子都是附近村里的地痞无赖,经常在此地打劫过往客商。若是像胶鬲那样的富豪随从众多,他们是不敢去招惹的;但是像这样的一家四口,有老有少,对他们而言正是最易得手的目标。因此他们一早等候在此,原指望能轻而易举地捞上一票,却不料被婉姒撞破了好事。那刺青男子心有不甘,恶狠狠地瞪着婉姒道:“你、你不要仗着人多就以为我们好欺负,大爷我是此处的山大王,等我回山寨叫上百十来个弟兄,连同你这小娘都一并抓回去做压寨夫人!”
  婉姒听了暗觉好笑,心道:此人与不准倒是相像得很,都是惯会招摇撞骗的货色。早知如此,真该把不准带来,让他会一会这位同行。她故作惊讶地问道:“可是这一带都是平原,也没有山呀,你这山大王只怕有些名不副实。”
  刺青男子怒道::“你这小丫头又懂什么?此处本名虎头岗,以前是有座山的。只是二十年前商王为了修建朝歌城墙,派人到这虎头岗来取土,把整座山都挖平了。后来我们村的人就在这里种了这片桑林……”
  婉姒听他话中露出破绽,打断他道:“哦!你们村的人!原来你不过是附近村庄的村民,却跟我胡吹大气,自称是什么山大王,真不要脸!”
  刺青男子自知说漏了嘴,顿时恼羞成怒,作势便要上前动手。周考赶紧下马挡在婉姒身前,婉姒有周考撑腰,更是有恃无恐,冲那人做了个刮脸的动作羞辱他。刺青男子虽然脸都气歪了,但他知道自己这干人绝不是周人侍卫的对手,所以对婉姒也是无可奈何。
  鬻熊却怕耽误了行程,可没耐心再任由婉姒继续斗嘴。他喝道:“你们这几个杂碎还不快滚?当真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他这一声怒吼简直如雷贯耳,几个乡间无赖哪曾遇到过这般威风凌凌的人物?顿时被吓得四散逃遁。
  那牛车旁的中年男子这时忙向周考等人拜谢:“多谢诸位仗义相助,小人真是无以为报。”
  周考忙还礼道:“先生不必客气,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。在下周考,乃周侯之子;这位婉姒小姐,是莘侯公孙,亦是在下的表妹。敢问先生是何方人氏?又该如何称呼?”
  那中年男子不敢抬头,只答道:“小人不过是一介庶民,并无姓氏。贱名更是不足挂齿,不敢有劳公子过问。”
  周考不禁皱起眉头,心想:这人好生无礼,我和表妹刚救下他一家人,他却连名字也不愿告知。于是他说:“既然如此,请先生保重,我们就此别过。”
  不料婉姒却道:“不可不可,我们一走,难保刚才那几个无赖不会再来找你们的麻烦,那我们刚才的一番辛苦岂不全都白费了?表哥,我们救人救到底,还是再护送他们一程吧。”
  周考尚在犹豫之中,却听鬻熊说道:“大公子,他这一大家人,既不能骑马,又没有马车,如果和他们一起走,势必会拖累我们,今日之内便决计到不了朝歌了。我看我们还是尽早赶路,不要管这些不相干的事了。”
  周考认为鬻熊言之有理,正想来劝琬姒,却听琬姒说道:“咦?奇怪了。替你们赶车的车夫到哪里去了?”
  中年男子答道:“之前那伙强人出现的时候,车夫就吓得逃之夭夭了,估计此刻定是藏在什么地方躲起来了。”
  琬姒眉头一皱,说:“不对,这几个无赖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拦路剪径,怎么会把车夫给放跑了?一辆牛车对于寻常农户来说几乎就是全部身家,那车夫又怎么会随随便便弃之不顾?我看车夫八成跟这帮抢匪是窜通好的,说不定就是他事先告诉抢匪在这里埋伏,只等他载着你一家人到此,便好动手。”
  中年男子这才如梦初醒地说道:“对呀!经你这么一说,我才想起来:昨天我雇车的时候,连着问了好几个人,都嫌我出价太少;只有这个车夫连价都不还就满口答应,而且今天一大早就到了逆旅门外等着。我还以为是遇上了好人,现在想想,他这是怕我跑了啊!”
  琬姒忍住笑,又对他说:“先生,这帮抢匪一定会回来寻这辆牛车,而且他们知道你拖家带口,又背着这么多行李,肯定走不快,说不定还会想要追上你。你最好还是跟着我们一起走更安全。”
  那中年男子感激地说:“如此多谢了!”周考见状忙将琬姒拉到一边,对她说:“表妹,你不觉得事有可疑吗?如果刚才那几人真的是要抢劫他的财物,为何他们一家人见到我们,却不呼喊求救呢?况且他连姓名也不肯如实相告,说不定是有意隐瞒。对这种来历不明的人,还是不要太过接近为好。”
  琬姒轻轻一笑,道:“表哥,你不用担心。一个人如果打算做坏事,哪有把妻子儿女带在身边的道理?他不向我们求救,是因为吃不准我们会不会出手相助。如果求救无果,反而会招来抢匪的报复。至于他不肯自报家门,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那也是人之常情。反正大家都是顺路,带着他们也不过走得慢一些,最多是晚到一天罢了,也误不了什么事的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