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8章 被拿捏的死死的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。

  006小说阅读网 无错小说阅读(www.006xs.com
  夜墨寒定然是不信萧月瑶在吃饭这件事上,会委屈自己。
  萧月瑶闻言,直直的摇头,告诉了他答案,“没有。用膳这事,陛下不来,臣妾也是可以自己吃下去的。”
  萧月瑶说得理直气壮,没有半分的愧疚。
  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。
  而且吃饭的时间点,她若是等他到这个时候,她岂不是要饿死了?!
  萧月瑶这般操作也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。
  夜墨寒眼睛挂着几分的宠溺,无奈的笑了,踏着步子往里面走,“朕倒是还没用膳,你若无事就赶紧歇下,夜已经深了,早些歇息。”
  萧月瑶没应声,依旧瞪大的眼睛圆滚滚的看着夜墨寒,夜墨寒夜也不知道萧月瑶想做什么。
  在她身旁坐下。
  李欢领着俩个小太监送了两个菜进来,“陛下……”
  李欢瞧了一眼,这才发现贵妃娘娘坐在旁边还没歇下,忙低头,又领着人出去了。
  夜墨寒在萧月瑶直勾勾的视线中,硬着头皮吃了一点,就再也吃不下去了。
  夜墨寒微微侧目看了过来,“爱妃想吃点?”
  萧月瑶无声的摇头。
  因着夜墨寒没来的缘故,她刚刚可是一个人吃了两个人的饭量。
  现在饱着呢。
  夜墨寒用完膳,慢条斯理的擦干净自己的嘴,李欢领着人进来伺候了。
  更衣洗脸漱口。
  一连串的流程下来。
  李欢领着一群人退出去,这屋子里瞬间好像空大了不少。
  夜墨寒看了一眼坐在桌子旁依旧一动不动的萧月瑶,默默的坐到了床上,“爱妃,你该歇息了。”
  她的身体本就还在调养的阶段,不宜晚睡。
  就该多多休息。
  夜墨寒的语气带着不容置喙的强硬。
  可萧月瑶从来就不吃他这一招,她瞪大着眼睛,摇头,“陛下,臣妾不睡!”
  夜墨寒看着萧月瑶的隐隐发亮的眼神,下意识的想到了别的地方去了。
  他眸子暗了暗,这会儿可不敢看萧月瑶,垂下了眼睑,把脸别开了。
  默默的给自己盖好了被子。
  萧月瑶:“???”
  萧月瑶瞪圆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狗男人。
  一次比一次的反常。
  一次又一次的割了自己。
  萧月瑶气愤的站了起来,走到床边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传说中杀人如麻的大反派。
  “陛下,臣妾有事要与陛下好好商议商议……”
  夜墨寒心里隐约间好像预料到了什么事,他睁开了眼睛,看了萧月瑶一眼,默默的翻过身,只闷闷的应了这么一句。
  “朕累了,有事,明日再说吧。”
  萧月瑶哼唧了一声,不客气的狠狠推了一把这个九五至尊。
  “陛下如今连敷衍臣妾都这般了,那陛下不如直接休了臣妾得了,何必天天来臣妾这受气!”
  萧月瑶语气严肃,听着像是认真的模样。
  夜墨寒这会儿也没办法再坐视不理了,他脸色一冷,转头看过来,黑眸冰冷,直直的看着萧月瑶。
  “……为什么?”
  这一句为什么,反倒把萧月瑶问楞住了。
  萧月瑶半天回答不出来这个问题。
  夜墨寒冷冷的看着她,也没有再给萧月瑶开口的机会。
  “想让朕休了你,除非等朕死了!”
  末了,夜墨寒想想还觉得不对劲,“不,等朕死了,你也别想。”
  夜墨寒气得胸口剧烈起伏,一想到萧月瑶依偎在其他男人的怀里,他就觉得仿佛要炸了。
  萧月瑶闻言,也是无比的生气。
  “陛下何必不放人呢,我们好聚好散,瞧着现下陛下对臣妾也已经冷淡,让臣妾老死后宫,不缺放了臣妾去享受甜甜的爱情……”
  “朕何时这般对你了?”,夜墨寒从不觉得自己对萧月瑶何时冷淡过了,他每日等她熟睡后辗转反侧的难以入眠,萧月瑶这个睡得正香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  “还有,爱情是什么东西?”
  萧月瑶一字一字的解释,“爱情便是男女之间萌生的情愫,现如今陛下对臣妾冷淡至极,对着臣妾也无法有生理反应,这可是男女间的大忌,陛下也就别日日勉强自己了,好聚好散就是了。”
  夜墨寒终于明白了爱情这个词,可听着萧月瑶后面的话莫名的恼火。
  夜墨寒无法解释什么,想要说的东西太多,他又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,千言万语的到了嘴边直接化没了。
  夜墨寒看了萧月瑶好一会儿。
  “……朕何时对你冷淡了?”
  萧月瑶绞尽脑汁,“陛下以前见着臣妾,就喜欢抱臣妾了,如今倒是冷冰冰的一过来就躺下,瞧着像是躲着臣妾般。”
  夜墨寒闻言,刚刚胸口的怒气瞬间消散了,嘴角勾起了一抹无奈的笑。
  他这周是有意识的去躲着萧月瑶的,所以无意识中做出了过于冷淡她的事,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。
  “是朕疏忽了。”
  夜墨寒坐起来,轻轻的拥着萧月瑶。
  萧月瑶顺势在床边坐下。
  夜墨寒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的抱过萧月瑶了。
  这一次抱住,近乎痴迷的贪恋着她身上的味道。
  这样子安静的,好好的抱抱她也是可以的。
  应该……不,绝不会出现失控的事情!
  就这样……好好抱抱他。
  “亲亲……”
  夜墨寒脑海里的思迅瞬间戛然而止,他皱眉看着萧月瑶,以为自己刚刚听错了。
  萧月瑶又将那句话重复了一遍。
  “亲我!”
  夜墨寒怔了片刻,很快的想出了一个由头,“你是姑娘,怎可这般向一个男子讨亲亲,不羞?!”
  萧月瑶瞪圆了眼睛,难以置信的看着夜墨寒,她现代人的观念实在无法苟同他们古代人的观念。
  “什么男子不男子的?!陛下又不是别的男子,陛下可是我的夫君,我若不向陛下讨亲亲,臣妾该向谁讨亲亲,李欢吗?还是程金?!”
  守在外头的李欢莫名的后背一凉,打了个喷嚏。
  同在巡逻的程金,也狠狠的打了个喷嚏。
  李欢定了定心神,心底同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  夜墨寒被萧月瑶拿捏得死死的。
  (本章完)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